第196章 永生药业基金会(二)_我在废土世界扫垃圾
博看小说网 > 我在废土世界扫垃圾 > 第196章 永生药业基金会(二)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196章 永生药业基金会(二)

  祝宁看到徐萌之后向前抱了她一下,问:“你怎么样?”

  徐萌拍了拍祝宁的后背,“还行,参加任务没问题。”

  祝宁有点担心徐萌逞强,万一伤没好,进入污染区域太危险了。

  她没见面之前觉得徐萌有点怪异,见面之后发现她跟之前没什么区别。

  徐萌:“有联络李念川吗?”

  这次如同还原机械海洋馆事件,清洁队A70265人小队还缺一个人。

  祝宁:“没联系,我前几天就让他走了。”

  祝宁太忙,没时间去管李念川,如果李念川听劝,在两天前购入通行证,现在应该已经离开了103区。

  毕竟那时候通行证没那么抢手,港口也没陷入混乱。

  徐萌:“我还等着他开鱼庄呢。”

  祝宁本来想说,等结束之后一起去李念川那儿吃鱼,话要说出口觉得像个flag,什么也没说。

  她们的拥抱很短暂,本来就是闲聊,徐萌很快就松开了,在分开瞬间,她握了下祝宁的手心。

  祝宁手心里多了一个硬物,很扁的盒子,祝宁立即认出来。

  这是人机联合装置?

  祝宁之前拜托徐萌给她找一个,才过了两天徐萌就找到了。

  她们没有对此过多交谈,祝宁悄无声息把人机联合装置收起,她确实有些话想问普罗米修斯。

  庄临在自己平板上点了下,快速浏览了刚才技术部门发给他的报告,说:“现在人到齐了,我说一下这里面的情况。”

  庄临扫视了一眼面前的五人小队,在清洁中心动荡的时候,他们进入污染区域相当于进入另外一个世界。

  而祝宁站在庄临面前,总有种当时机械海洋馆事件听房盈做汇报的错觉。

  庄临:“你们即将进入的建筑物最早叫锦绣国际大饭店。”

  祝宁听到这名儿挑了下眉,好复古的名字,半土不洋的,听起来像上个世纪的产物。

  果然,庄临继续道:“这栋建筑物的历史有一百零六年,在高墙计划启动之前就存在,可以说这栋建筑物见证了103区的历史,酒店多次易主,这种老酒店盛产诡异事件,光是失踪案官方登记的就有四百起。”

  曹玮嗤笑一声:“鬼屋啊?”

  “差不多吧,”庄临:“当然在我们看来可能是污染事件。”

  “只是登记在官方的有四百起,没有登记的可能更多。”

  祝宁觉得不太对,如果这地方“闹鬼”这么久,怎么可能没被清洁中心注意到。

  祝宁问:“死的大多数都是五等公民?”

  她记得上次来的时候,永生药业正在想方设法寻找残次品。

  庄临点了下头,“百起是残次品,剩下是等和四等公民。”

  果然,如果有个一等公民失踪,现在这家酒店早就被一锅端了。

  那些人真的失踪了?

  他们利用残次品在干什么?跟神降又有什么关系?

  “因为多次报案,清洁中心派人去查过几次,但没检测到污染物,里面很安静。”

  徐萌问:“不是污染事件?”

  庄临摇了摇头,“不清楚,有些东西可以骗过检测仪器,毕竟是在市中心,人口密集,后来清洁中心只是在附近设置了几个污染浓度监控仪器,只要污染浓度超标,技术部能立即收到警报。”

  “警报一直没响过,这么多年来都保持正常,直到现在。”

  这个看上去毫无污染的酒店,突然污染浓度开始波动,并且直接到达

  庄临继续讲述酒店的历史,“后来因为闹太大了,酒店的生意越来越差,前老板破产清算,这套酒店被拍卖,永生药业基金会以一个很夸张的高价买下,很多人都不理解,为什么要花大价钱买下一个商业价值并不高的建筑物。”

  庄临没说这个价格是多少,祝宁猜测后面应该跟着挺多零的。

  庄临:“后来改名叫新世纪酒店,永生经常在这儿举办一些官方活动,活动看上去很干净也没什么疑点,后来酒店的房间给基金会的人使用了,相当于他们内部的一个落脚点。”

  祝宁知道,她之前还来参加过呢,有人在上面激情演讲,什么残次品站起来之类的,演讲内容听起来特别像精神污染,比起霍文溪的公开发言差远了。

  祝宁突然想,如果那天她没有被叫走参加海洋馆的任务,她留下来参加完所有的活动,会不会当天被安排住在酒店里?

  “自从永生药业接手后,表面上极其干净,清洁中心没有理由进入探查,所以关于内部情况我们一无所知。”庄临说:“直到今天触发了污染警报,我们的人赶过来,第一检测到了污染浓度,第二,我们派进去的侦察机失踪了,没有任何报告返回。”

  技术部门做事儿更专业,他们可以在进入之前派出机器勘测,但这次派出去的机器迟迟没有回来。

  初灵:“所以我们不知道里面什么情况?”

  庄临点了下头,“可以这么说。”

  上次机械海洋馆事件,他们拿到了内部监控还有技术部门的详细勘测。

  但这次一无所知,连里面有几个污染源都不太清楚。

  庄临:“这么多年来,一直没消息透露出来,曾经有个记者名叫温强宏进入调查,但也失踪了。”

  这个世界竟然有调查记者的存在,而且调查的还是低等人死亡的真相。

  庄临:“里面可能很混乱,有污染物,有刚被污染的人类,可能还有活人,你们的任务是找到线索,其他的都不在考虑范围内。”

  意思是如果看到幸存者也不必营救,那不是他们的任务目标。

  庄临:“S级污染区域临时产生,目前已知的手段只有两种。第一种是非自然人类张开了自己的污染区域,这个引爆人起码具备着S级精神值。”

  庄临说到这儿停了下,说:“你们可以当做祝宁失控产生了污染区域。”

  祝宁:“……”

  祝宁是103区唯一的S级精神值,类比下确实是这个情况。

  庄临继续:“第二种,跟林晓风的情况差不多,他们让一个人崩溃了,精准引爆形成污染。”

  祝宁听到林晓风的名字不太舒服,不得不承认,这种可能性也很高。

  庄临:“这就是我们已知的全部情况,其他的要靠你们,里面八成是个陷阱,成活率可能不高。”

  在场五人没人说话,既然接了这个任务,就是做好了赴死的心理准备。

  庄临:“你们是临时组成的队伍,但以前合作过,有点基础,这次的行动负责人是祝宁。”

  其他人没意见,祝宁最适合当队长,机械海洋馆那次就是她带队的。

  “祝宁,”庄临:“接下来有个事儿需要你来决定,本次活动是否使用人机联合装置?提醒一下,让普罗米修斯介入可以保证你们通讯频道安全,但人机联合装置使用程序必须公开。”

  为了避免有人跟普罗米修斯私联,官方流程是必需在技术部门监督下使用。

  如果使用了,等同于直接公开任务过程,他们的画面会传送至技术部门大屏幕,所有人都能看见。

  祝宁:“我以为这是个秘密任务。”

  如果公开摄像头,开启所有权限,祝宁本人进入S级污染区域不可能遮遮掩掩的,她必须要使用能力。

  这次任务将会成为一种表演公开赛,众目睽睽之下,祝宁很容易惹来麻烦。

  但霍文溪让祝宁来选择,祝宁问:“这是霍文溪的意思?”

  庄临:“是。”

  祝宁想了下,问:“对霍文溪的处境有利?”

  “可能,”庄临:“霍组长让你来决定。”

  果然,如果霍文溪考虑过公开,那这次事件可能会成为霍文溪本人的助力。

  霍文溪的异能是直觉,她有一些祝宁想不到的考虑。

  现在霍文溪本人被关押,这次任务是某种谈判的筹码,可以让她的指挥官在混乱局面夺回主动权。

  徐萌一直没说话,这时候忍不住开口:“祝宁……”

  徐萌已经给祝宁找到了装置,如果是想和普罗米修斯说话,祝宁没必要答应。

  祝宁:“我接受。”

  对祝宁不利,但对霍文溪有利,她可以接受。

  庄临没想到祝宁答应的这么快,祝宁现在像是在悬崖边走钢丝,现在是要暴露自己全部的底牌。

  徐萌在旁压低声音问:“你在找死吗?”

  徐萌不懂祝宁和霍文溪之间的交情,只觉得祝宁对自己的情况太乐观了。

  她就算从污染区域里活着出来,以后都有可能面临猜忌和追杀。

  祝宁问:“你介意吗?”

  徐萌:“我没有,但你……”

  祝宁:“也没几天了。”

  早死晚死都要死,祝宁在这方面一直非常看得开。

  徐萌无话可说,问:“最高行动负责人是谁?”

  徐萌问了一个很关键的问题,如果接入普罗米修斯,必要时刻,负责人可以下令让人工智能接管身体。

  上次的最高负责人是宣情,相当于他们的命会被握在宣情手里。

  这次负责人是谁?

  庄临:“理论上是霍组长,但霍组长现在无法行使,这次普罗米修斯只拿到监察权,没拿到指挥权。最高负责人是你们自己,你们可以自我决定是否把支配权上交。”

  还算是比较自由的选择。

  庄临发放了人机联合装置,这东西专门登记,每一个都金贵得不行。

  祝宁之前一直想要,找不着门道去拿,现在一口气有两个,兜里一个,现在手里还有一个。

  同样是黑色丝绒盒,盒子背面写上了祝宁的名字和员工编号。

  蓝色圆环躺在盒子中,背面细小的菌丝正在蠕动,仿佛迫不及待要扎入某个人的脑子控制住神经。

  初代祝宁曾经使用过二手装置,差点让自己神经错乱,这应该是祝宁第次使用普罗米修斯。

  不管用几次都很不适应,距离人的大脑实在太近了,尤其这东西可能是个污染物。

  祝宁摘下头盔,把蓝色圆环贴在太阳穴,柔软的菌丝附着在太阳穴表层皮肤,紧接着雪白菌丝刺入。

  嗡——

  她跟什么东西结合,大脑突然一阵震颤。

  但震颤很快就消失,仿佛有人用叉子轻轻敲打了一下高脚玻璃杯。

  这次她接入的反应很柔和,大概是因为普罗米修斯没有尝试控制神经。

  【语音包植入完成】

  【清理者祝宁身份确认完成。】

  【我是本次监察员普罗米修斯,竭诚为你服务。】

  祝宁听到了普罗米修斯冷漠而低沉的声音,挺神奇的一个场景,这个人工智能协助祝宁完成重启,如同盗火者盗取火种,但他们之间的关系并不像盟友。

  祝宁还记得初代说不要信任他,普罗米修斯的动机是什么?

  总不能是真的为人类盗取火种吧?

  他敢自称是盗火者,祝宁都不敢自称是火种。

  【本次任务我只取得了监察权,仅保证通讯安全,在上级命令没有下达之前,无权限接管任何员工的身体。】

  【污染区域内部高浓度污染,最高达到270%,污染原因未知,经技术部门评估,判定为S级污染区域,污染区域面积为五万立方,因信息量过低,无法计算出准确死亡率,接下来我将进入监察状态,祝各位好运。】

  接下来普罗米修斯没有再出声,老老实实进入监察状态,祝宁活动了下脖子,适应了对方在自己大脑里。

  这次系统好像没什么特别的反应。

  祝宁戴上头盔,她知道自己的摄像头已经被同步出去了,整个清洁中心技术部门都能看见。

  所有人都整理好装备,这次是四个猎魔人带一个医生的组合。

  祝宁打头阵,她打了个手势,意思是已经准备好了。

  庄临点了下头:“我一直都在。”

  霍文溪不在,庄临会给祝宁兜底,他会做到自己的承诺,祝宁信他。

  后勤人员打开门,目送他们进入酒店大门。

  祝宁之前第一个进去的,她两个月前来过一次,那时候这个酒店还干干净净,现在里面一片死寂,仿佛已经被荒废很多年了,地上都是玻璃碎片和灰尘。

  最诡异的是,墙壁上竟然有褐色的血迹,地板上也有不少陈旧的血痕。

  大堂办理入住的位置,上面挂着很多时钟,祝宁那个年代一般是世界时钟,指向每个时区的不同时间。

  在这个世界理应指向不同幸存者基地的时区,如今所有的时钟都指向4这个数字,不知道是凌晨四点还是下午四点。

  酒店大堂内部有灰黑色的线条,那是污染区域的背景色。

  祝宁一进来就触发了系统机制。

  叮——

  【你已开启支线任务,新世纪酒店,任务目标成功净化该区域,目前净化进度百分之0,请再接再厉。】

  系统给她颁发了任务,支线任务一直无法选择,只能被动接受。

  酒店大堂里没有人,整个建筑物只有他们几个不速之客,可能是污染区域还没被完全激活。

  初灵手里端着枪,她刚踩中了一块碎玻璃,问:“今早刚成为污染区域,怎么看上去这么旧?”

  曹玮:“完全想不到这里面会有什么,喂,队长,接下来干什么?”

  祝宁没回答这个问题,先问:“你们参加任务是为了什么?”

  这不是官方派遣的,而是自主报名的,祝宁想知道这几人什么情况。

  曹玮:“死了队友,总要弄清楚为什么死的吧?”

  初灵:“一样。”

  虽然不知道那个复苏会要干什么,但灰鹰队跟他们有仇,曹玮和初灵刚参加完队友的葬礼。

  霍文溪说末日将至,这狗屁103区五天后就会被灭,他们的队友死的莫名其妙,仅仅是因为鲍瑞明一句话。

  就算初灵和曹玮今天死在这儿,只要知道真相也值了。

  祝宁听到这话第一反应是去看徐萌,猎魔人队伍之间的感情如同亲人,徐萌应该是出于同样的考虑来的。

  初灵说完后轮到徐萌了,她说:“我之前是猎魔人。”

  祝宁已经把这次行动公开,到这个地步,徐萌的身份瞒不了多久。

  初灵和曹玮一起看她,怪不得她们这支清理者队伍这么不一般,藏着两位大佬,合着只有李念川一个人是真的清理者。

  接下来徐萌的话让祝宁都有点惊讶,徐萌缓缓道:“我有个同事调查永生药业死了。”

  初灵和曹玮皆是一愣,然后就表示理解,徐萌进来的目的跟灰鹰队一样。

  初灵甚至还拍了拍徐萌的肩膀,算是某种宽慰。

  祝宁立即反应过来,徐萌这话不是说给他们听的,如果她想糊弄过去很容易。

  徐萌这样当着摄像头的面慢条斯理说出来,就是说给中心听的,或者说,是说给程莫非的上级听的。

  他们已经到了要撕破脸的时候了。

  徐萌:“这里是他的任务调查地点。”

  这次祝宁皱了下眉,程莫非当时来过这儿?他们是在走当年程莫非的老路?

  也对,程莫非是卧底在清洁中心内部,整个103区,基金会的嫌疑最大。

  祝宁猜测徐萌已经想起密码,看过剩下半份报告的内容,但她没跟自己分享。

  为什么?

  因为里面的内容对祝宁不利?或者说并不适合祝宁看?

  祝宁当时让徐萌打开手环把内容告诉她,没限定时间,说第一时间分享,徐萌私心想多藏几天也行。

  祝宁倒是没有被背叛的感觉,如果她跟程莫非摆在徐萌面前,程莫非是第一顺位。

  祝宁本来对程莫非的调查报告失去了兴趣,觉得有没有都一样,但看徐萌的反应反而来了兴趣。

  可惜在摄像头下她无法询问,只能等任务结束。

  徐萌的话太劲爆了,没人接话,徐萌问:“那付医生呢?”

  所有人都交代了自己来的目的,只有付医生还没说。

  付医生有点紧张,他一直不适应穿防护服,想擦汗,抬起手只碰到了头盔。

  付医生:“我是想知道污染物怎么被唤醒。”

  祝宁顺着问:“你有猜测吗?”

  “我猜啊,”付医生不太确定自己的猜测,“地下的污染物那么大,一直以来都很安静,这种东西要么就是一直沉睡,要么就是无意识状态,它不一定拥有智慧和精神。”

  霍文溪没有公开墙外调查队的录像,怕造成二次污染,付医生只是从霍文溪的描述中推测出来的。

  那就是个怪物,它跟人类根本不是一个物种。

  付医生跟祝宁最熟,说话都是看着祝宁说的,“我们的世界是在精神值的基础上建立的,我猜测他们想做到所谓的神降,必须从精神值入手。”

  污染源想要成为污染源必须精神崩溃,或者拥有某种强烈的情感。

  一个没有智慧的怪物,哪儿来的感情可以崩溃?

  曹玮听到这儿都好奇,“你的意思是,他们在这儿造出了一个污染源?”

  付医生:“不清楚,我没证据,我太好奇了。”

  自从非自然人类的消息透露出来,付医生一直在跟进,他在第一时间想到过祝宁脑子里的异物。

  后来等霍文溪说地下有个庞大污染物,他的好奇心被拉到了顶峰。

  如果他能解开这个秘密,死了也值了。

  祝宁静静听着,跟自己想法差不多,但不知道具体是个什么形式。

  她脑子里有异物只有付医生知道,但他至今都没透露出去,这人竟然还挺靠谱。

  祝宁扫视了一眼酒店大堂:“我之前来过这儿,二楼是会议室,之前永生药业基金会在楼上举办。”

  祝宁完全实现了信息共享,也没藏着掖着。

  好在初灵和曹玮根本没询问祝宁当时来干什么。

  祝宁:“酒店面积大,分两队吧,一队查上面,一队往下走,这地下绝对有东西。”

  这么庞大的建筑物,一般都有地下室,而且祝宁在黎欣和录像带里都看见过,挖的越深距离污染物越近。

  初灵和曹玮本身就是一个队伍的,自然而然同组。

  祝宁选了付医生同组,这医生太弱了,他跟在祝宁身边估计死得慢点。

  祝宁问:“队长,你跟谁一组?”

  一共五个人,两人组多出来一个,换做平时,祝宁默认徐萌跟自已一起,现在祝宁不确定了。

  徐萌没犹豫:“跟你一起。”

  行吧,虽然不知道徐萌到底怎么了,但目前为止,她俩还算是队友。

  祝宁:“在污染区域里要做符合逻辑的事儿,在这里可选择的身份很多,住宿的客人,来听宣讲会的人,酒店员工,还有之前失踪的调查记者。”

  祝宁盘了一下,这个污染区域里成员构成很复杂。

  祝宁:“你们可以选择适合的身份,曹玮和初灵去往下找找看看有没有新入口,我们个上楼看其他房间寻找线索。”

  祝宁:“行动目标,寻找神降的真相,尽可能不要使用暴力手段破坏,顺着污染区域的逻辑发展。”

  她停了下,很久没在清洁中心监视下行动,让她有点不适应。

  祝宁:“我会最大可能保证你们的安全,如果有危险不要逞强,立即撤退,我会进行爆破。”

  祝宁手里还剩两枚炸弹,她曾经炸毁过栋大楼,问题是她对炸弹免疫其他人可没有。

  初灵听着都好奇,问:“你身上带了重型炸药?”

  敢直接爆破不是找死吗?这一炸所有人都会被掩埋。

  祝宁很难解释,徐萌:“你可以信她。”

  徐萌亲眼见过祝宁炸楼,上次还是她把祝宁从废墟里捞出来的。

  祝宁搞破坏的本事,徐萌当了这么久猎魔人也是很少见。

  初灵:“?”

  虽然不知道具体什么意思,但莫名其妙挺有安全感的?

  五人分成两队,靠普罗米修斯联络,他们都是专业猎魔人,效率很高,已经散开。

  ……

  清洁中心大厅。

  屏幕上一阵闪烁,普罗米修斯把信号发回中心。

  技术员调试了一番:“大概有五分钟内的信号延迟。”

  他们得到的画面不是实时画面。

  大屏幕上分成十格,每个人的头盔内部视角和外部摄像头两个视角进行拼接,五张人脸充斥着整个屏幕。

  这次来观看的人很多,宣情依然站在主位上,她旁边是技术部门的陆启勤。

  跟上次不一样,一直不出门的清理部部长谢家祖也来了。

  清洁中心大部门到齐,周围跟着不少清洁中心员工。

  今天清洁中心员工只有平时的五分之一,在霍文溪发表公开演讲后,大批人立即离开中心,企图寻找一个新的出路。

  还剩下五分之一,这一小部分人里,有人是没有通行证,有人是被霍文溪的话鼓舞,自愿留下对抗全区污染。

  霍文溪应该提前知道自己一定会被逮捕,所以在她被关押之前下达了任务。

  “临时调查一组?”技术员在看任务登记表,上面显示了这次的队名,整个手续竟然非常符合规定。

  任务人登记五人,申请五个人机联合装置,普罗米修斯得到了监察权。

  在任务启动的同时,技术部门会得到转播。

  这个消息很快就透露出去,本来清洁中心瘫痪了一样,大厅聚集了越来越多的人。

  有人窃窃私语,“又是祝宁?”

  她竟然敢在这个节骨眼上进入污染区域?

  最近这两天祝宁的名声可谓是一落千丈,再看到她都不适应,恨不得带着放大镜去看她的一举一动,总想找到一些细枝末节,证明这人是恶魔。

  祝宁非常冷静,她快速分了队,下了命令。

  屏幕中的祝宁带着付医生和徐萌上了二楼,走廊中有个障碍物,一块天花板塌陷,上面的通风管道整个掉下来。

  进出口被堵住了,祝宁轻轻一抬手,障碍物如同被捏爆的易拉罐,轻而易举被挪开。

  从头到尾只花了十秒,对她来说极其轻松。

  有人问:“祝宁是金属系异能者?”

  “但她没登记,”有人回:“她到底是谁的人?”

  祝宁所有猜测都是对的,一旦她出现在众人视线内一定会引来新的猜忌。

  宣情在屏幕前看着,祝宁果然就是她要找的金属系异能者。

  她之前就有过猜测,这时候看反而不惊讶,倒是这次行动本身让她更感兴趣。

  陆启勤压低声音问:“霍文溪在干什么?”

  宣情眯了眯眼:“公开调查过程。”

  之前都是霍文溪独自调查,他们只能接收到调查结果,这次直接公布了整个调查过程。

  这一步很险,如果真的能找到相关真相,可以起到鼓舞人心的作用。

  当然如果失败了,霍文溪本人会蒙羞,虽然以宣情对她的了解,霍文溪应该不会有太大的反应。

  她是霍家人,真的兵败如山倒了都能保持冷静。

  陆启勤问:“你是什么派?”

  找污染源还是暴力推平?

  宣情没回答这个问题,只是笑而不语,她如今还拥有作战部的指挥权,她自己带出来的人,中心大部分猎魔人都听她调令。

  她是绝对的暴力推平派。

  如果这次霍文溪的任务失败,宣情会想方设法接管中心控制权。

  乱世才出英雄,现在是权利交替的最佳时机,宣情没有撤离就是为了这一刻。

  而在宣情身侧的谢家祖,自从看到徐萌出现在屏幕上后就根本不再关心任务内容。

  他一直在观察宣情和陆启勤的表情。

  当时徐萌说自己是猎魔人,大多数员工都露出了很茫然的表情,猎豹队是九年前的事儿了,很少有人听说过。

  但宣情和陆启勤听到徐萌说话时,两人明显表情不太对。

  宣情是皱了下眉,然后很快就眉头舒展。

  而陆启勤本来是个抱胸的姿势,他的右手不自觉收紧了。

  这两个人里到底谁跟程莫非当年有联系?

  ……

  砰——!

  祝宁使用金属操控掀飞了障碍物,通道上杂七杂八的东西太多了。

  身后的付医生战战兢兢的,他作为手无缚鸡之力的柔弱医生,生怕祝宁砸到自己。

  徐萌在后面皱眉:“你这是破罐子破摔了?”

  祝宁根本没打算掩盖实力,她这一路怎么快速怎么来。

  祝宁:“彼此彼此啊队长。”

  祝宁言语间带刺儿,徐萌也一样,她同样不会隐藏自己实力,甚至还暴露了自己的身份。

  祝宁和徐萌出去之后一样危险。

  身后付医生战战兢兢跟着,他精神值不算高,就是一个平均值的水平,进来之后明显感觉压抑。

  上方的通风管道完全砸下来,像是有什么怪物从通风口钻出,又像是有人故意拉下来阻碍外人进去。

  两侧房间更怪异,所有的房门全部都虚掩着。

  一般酒店,要么房门紧锁,就算做清洁工作,也是全部打开。

  但这里的房间门全都是虚掩着的状态,大概留了两指的缝隙。

  仿佛是给什么诡异的生物留了门。

  基金会演讲的会议室就在走廊尽头,本来可以从右侧楼梯直达,但那边出现了一堵红砖垒成的墙壁,完全堵死了,只能从这边绕过去。

  突然,祝宁动作一停,她对后打了个手势。

  付医生立即停下,祝宁:“听。”

  窸窸窣窣——

  空无一人的酒店楼上突然传来了窸窸窣窣的响声,仿佛有人在楼上奔跑。

  哒——

  脚步声停下,就在他们人正上方,那东西停下来了。

  付医生浑身僵直,一动不敢动,连大声呼吸都不敢,他抬头看向天花板,明明只有几秒钟,却好像有一生那么漫长。

  额头上都是冷汗,付医生满脑子都是一个念头,有什么东西在他头顶。

  祝宁和徐萌已经一手摸向枪柄,如果上方怪物攻击,她们会第一时间做出反应。

  突然,上面的东西动了,像是用力摩擦了地板,发出尖锐的响声,祝宁已经抽出枪。

  脚步声继续响起,但声音越来越远,它走了?

  过了一分钟后脚步声彻底消失不见,付医生低声问:“楼上有人?”

  如果有人是什么人?幸存者?但幸存者为什么要突然停下?

  刚才仿佛有什么生物停在上方,就像……从上而下观察他们一样。

  祝宁轻轻摇了摇头,她再次听了会儿,没有其他动静,可能没有违背污染区域的逻辑,所以没触发,她轻声说:“继续走。”

  人继续向前,很快就走到了尽头。

  尽头是会议室,很多酒店都有这种构造,二楼是宴会厅或者会议室,专门给一些公司或者机构举办活动的。

  门口挂着招牌,永生药业基金会宣讲会,摆了一张桌子,上面有签到表。

  这次祝宁在门口看到了人,准确地说是污染物。

  会议室门口站着一男一女,他们穿着白色制服,脸上的五官都被线缝住,像是被人用刀隔开后又重新用鱼线缝合。

  付医生没怎么进过污染区域,刚看一眼就后脊背发冷,接待员工的微笑是被缝在脸上的,好像里面有个灵魂被困在其中。

  桌子旁边有个立牌,上面写着:“永生药业,改变你的基因,创造你的未来。”

  祝宁很久没看这句话,之前一直追着永生药业跑,中途被自己死亡的真相吸引了注意力,没想到兜兜转转回到了原点。

  签到表上有非常详细的信息,大概有一千多人,祝宁扫了一眼,几乎都是四等和五等公民。

  门上贴了张纸,有人在上面很潦草地写:

  1、禁止大声喧哗

  2、一次仅允许一人进入

  上次可没有这条规定,外面的两个人皮缝合的接待员正笑吟吟看着祝宁。

  祝宁:“我先进去吧。”

  她精神值高胆子大,要是有什么线索也能立即发现,放付医生进去等于找死。

  徐萌让祝宁小心点,付医生完全没意见。

  祝宁握住了门把手,会议室内竟然有人的声音,仿佛这里不是个污染区域,就是个普通酒店。

  咔嚓一声——

  门被打开后,祝宁本能皱了下眉,里面的光线更昏暗,讲台的位置散发着一股微弱的红光。

  祝宁现在看到红光有点反应过度,仔细一看才看出那是一盏红色的灯。

  里面竟然空无一人。

  既没有人演讲,也没有人听讲,那她刚才听到人的声音是哪儿来的?

  祝宁走进来有一种故地重游的感觉,她甚至还记得当时徐萌坐在哪个位置。

  进来之后要干什么?

  如果那天祝宁没离开宣讲会现场,她会遇到什么?

  祝宁挑了一张椅子坐下,她刚坐下就感觉这椅子很怪,非常柔软,散发着淡淡的温度,很接近人的体温。

  在空无一人的会议室里,祝宁静静坐在其中,时间一分一秒过去,什么都没有发生,她正要起身,走到门外跟徐萌说没有线索。

  就在她试图起身的瞬间,突然感觉腰间一紧,一双苍白的手臂从椅背里钻出,死死搂住她的腰。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bokan9.cc。博看小说网手机版:https://m.bokan9.cc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